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国际风云 > 政治经济

反对单方面自弃主权完全开放银行业  八百余爱国人士联名提交《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修改意见

时间:2019-01-04 20:50:52  来源:  作者:杨芳洲

 

  因银保监会关于修改《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及刚于11月28日结束了征求意见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都完全没有体现平等互利——这个最重要国际经贸合作原则,全是我们单方面自弃主权的不对等彻底开放。由此将导致我国金融及经济主权的彻底沦丧,产生严重的金融和经济灾难的巨大风险。

  如此不顾一切单方面自弃主权的“开放”,不仅会产生可导致经济崩溃的系统性金融风险,而且会造成严重的经济衰退!这已被我国金融开放的历史所证明——金融越是这样单方面不对等开放,财富流失就越严重;不仅流失了可用于投资的资金(从储蓄≡投资,变为:储蓄—资本外逃金额≡投资),其产生的通胀因素(与流失的外汇财富相对应的多出来的人民币),既大增成本,也严重抑制需求,从而彻底封杀了我国的社会利润空间,企业倒闭,失业严重,大大降低了经济发展速度(从原来的百分之十几,到上海等自贸区金融开放后的百分之六点几,再到2018年全面彻底开放金融银行业后全年GDP降至1%),不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实业外资都扛不住了。

  这种单方面不对等金融开放导致的巨额财富流失趋势如不立即阻止,严重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与经济衰退的进一步恶化都将无法避免!

  为此八百多对此深感担忧之爱国人士于2018年12月25日联名向银保监会提交了对其关于修改《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及刚于11月28日结束征求意见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的修改补充意见。建议这个新的《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以及刚结束了征求意见的《外资银行管理条例》,都应在其总则、设立与登记、经营范围这些有关章节中增加体现平等互利的对等开放原则(我国所有对外开放银行金融业的改革措施,仅适用于也向我对等施行这些开放措施的国家。)的条款。该修改建议文全文如下:
 

  对银保监会关于修改《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及重新修订《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修改补充意见

  尊敬的银保监会法规部:并转银保监会领导:

  各位好!

  平等互利——乃当今国际经贸合作举世公认的最重要原则,但银保监会2018年11月28日公布的《银保监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决定(征求意见稿) 》,却完全没有体现这个至关重要的原则。

  显然这个征求意见稿是在为全面落实此前金融管理层及发改委22条单方面对外彻底开放我国金融业(银行、金融资产管理、证券、保险、期货等)而拟定的关于银行业开放的细化实行措施。

  开放应该是对等的,唯如此方能体现平等互利原则。但无论是金融管理层宣布的对外开放措施,还是发改委22条关于银行、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部分,及11月28号就结束了征求意见的银保监会草拟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都完全没有体现平等互利——这个最重要的国际经贸合作原则。

  因此建议这个新的《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以及刚结束了征求意见的《外资银行管理条例》,都应当在其显著位置补充一条:

  为体现当今国际经贸合作最重要的平等互利原则,及《服务贸易总协定》关于金融业审慎原则,我国所有对外开放银行金融业的改革措施,仅适用于也向我对等施行这些开放措施的国家。

  因此在《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关于外资银行设立、经营范围等有关条款中,也都应将对等开放原则予以贯彻体现。

  一.建议:在刚结束征求意见的《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第一章(总则)中,在第一条后增加一条作为新的第二条:

  第二条为体现当今国际经贸合作最重要的平等互利原则,及《服务贸易总协定》关于金融业审慎原则,我国所有对外开放银行金融业的改革措施,仅适用于也向我对等施行这些开放措施的国家。

  原第二条及之后各条依次顺延。

  二.建议:在《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一章(总则)中,在第二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条:

  第三条为体现当今国际经贸合作最重要的平等互利原则,及《服务贸易总协定》关于金融业审慎原则,我国所有对外开放银行金融业的改革措施,仅适用于也向我对等施行这些开放措施的国家。

  三.建议:在刚结束征求意见的《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第二章(设立与登记)的第九条(拟设外商独资银行、中外合资银行的股东或者拟设分行、代表处的外国银行应当具备下列条件:)第四项后,增加一个新的第五项:

  (五)外国银行其总行所在国也许可中国的银行在该国设立外国银行所申请在中国设立的同样的银行营业性机构和代表处。

  原第五项顺延为第六项。

  四.建议在《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二章(设立与登记)第三条

  《条例》和本细则所称审慎性条件,至少包括下列内容:

  在原(十一)项后增加一项作为(十二)项:

  (十二)为体现当今国际经贸合作最重要的平等互利原则,及《服务贸易总协定》关于金融业审慎原则,我国所有对外开放银行金融业的改革措施,仅适用于也向我对等施行这些开放措施的国家。

  原第(十二)项顺延为第(十三)项。

  五.建议:在刚结束征求意见的《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第二章(设立与登记)的第二十四条也作出相应修改。

  (原二十四条:外国银行可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同时设立外商独资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或者同时设立中外合资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

  外国银行在中国设立各类银行营业性机构和代表处,应该是符合条件并经过批准。因此建议该条修改为:

  第二十四条按照合法性、审慎性和持续经营原则,及体现平等互利的对等开放原则(外国银行其总行所在国也许可中国的银行在该国设立外国银行所申请在中国设立的同样的银行营业性机构。) 符合上述这些条件的外国银行经国务院银行保险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可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设立外商独资银行、外国银行分行、中外合资银行。

  建议:在刚结束征求意见的《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关于外国银行经营范围的第二十九条和第三十一条中,也应加入体现对等开放原则的条款。

  六.建议:在第二十九条最后,再加上如下一段:

  根据体现平等互利的对等开放原则,外商独资银行、中外合资银行在中国被批准的经营范围,除满足其他条件外,还取决于外国银行其总行所在国金融监管当局许可中国的银行在该国的经营范围及具体落实程度。

  七.建议:在第三十一条最后,再加上如下一段:

  根据体现平等互利的对等开放原则,外国银行分行在中国被批准的经营范围,除满足其他条件外,还取决于外国银行其总行所在国金融监管当局许可中国的银行在该国的经营范围及具体落实程度。

  众所周知,银行金融业乃控制整个国民经济最关键的核心部门,一旦控制住一个国家的银行金融业,就基本上控制住了一个国家的经济;相反,一国一旦失去金融控制权,就失去了经济控制权乃至政权,起码造成政治经济金融严重动荡,且永无宁日。所有单方面对外开放自己银行金融业的国家几乎无一例外都发生惨烈的了金融和经济灾难——美洲墨西哥、阿根廷、巴西等,东南亚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等等,尤其前苏联及其后的俄罗斯,单方面放开金融货币管制,外资银行涌入,造成1991年和1998年两次金融和经济崩溃,前苏联70年积累的巨额财富惨遭洗劫,从一个超级大国沦落为一个三流强国。这些单方面自弃金融控制权的惨痛历史教训证明,失去对银行金融业的控制,必将造成严重的财富流失和国际金融资本的洗劫,因此《服务贸易总协定》在其有关文件中才有关于金融业的审慎原则。维护每个国家自己的的金融安全,恪守《服务贸易总协定》关于金融业审慎原则的精神,也是每个国家最基本的国际义务!

  美国等西方列强之所以以安全及审慎性为名不对外开放自己的银行金融业,也是因其惯于利用他国银行金融业的开放(这也是美国等鼓吹施压的结果),其金融资本屡屡对全球众多国家大肆进行金融洗劫,他们清楚地知道金融控制权意味着什么——获取他国金融控制权,这绝非一般商战,而是经济战!因此美国等才对自己的银行金融业进行严格的安全性设防,他国持股美国金融公司10%,美国就要进行安全性调查。在如今我已对美国及西方彻底开放银行金融业的情况下,美国至今仍不许我几大国有银行在美国设立分行。

  而我们单方面彻底开放银行金融业,这种不对等开放造成了我国银行金融业乃至整个经济的严重安全性问题——使他国有利用我单方面彻底开放金融之机对我进行金融经济战的手段,却不必担忧被我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因其银行金融不对我开放,他们有进攻性的经济战手段而我们没有。)

  我们若坚持金融开放的对等原则,他国对我银行金融开放到什么程度,我们也对其开放到什么程度。这种体现平等互利原则的对等开放可大大降低国际资本对我进行金融经济战的风险。开放必须是对等的,相互的。如此经济战的威慑也才能是对等的,相互的。如此才能保证自己国家乃至全球的金融和经济安全。

  银行金融业不同于一般的商贸服务业,因其乃整个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生死攸关的核心控制部门,不能被用于平衡、交换其他部门的利益,因此坚持银行金融业体现审慎性和平等互利原则的对等开放,就尤其重要!

  坚持银行金融业乃至整个对外经贸合作的平等互利原则——即实行对等开放原则,将对政府部门官员形成对其滥用职权内外勾结出卖国家利益的约束,这在当前我政府官员缺乏有效监督,腐败泛滥的现实情况下更显得尤其必要!

  还应指出的是,维护国家金融和经济安全,仅有对外开放的对等原则体现平等互利还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其他措施,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开放的对等——平等互利原则却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基本原则。

  致

  礼!

  建议人:

杨晓陆 陈一文 孙燕英 恽仁祥 慕盛学 李香珍 王雅荣 张立昆 欧阳巧梅

杜汉卿 田高强 秦东兴 罗其云 周靖东 邱允浩 郭润祥 张金宝 陈武阳

王新华 易  宁 孙晓丽 田香萍 杨  松 刘永林 温永瑞 陈华岳 侯家贵

李  南 全英滨 陈福乐 赵志涛 萧世宽 赵荣来 谢少杰 王琦强 王春荣

冯爱香 王金玲 陈  明 李  颖 刘  芳 张荫乾 刘洪海 魏  欣 马婷娜

李  晶 付欣雨 刘清华 李尚华 霍新刚 陈秋明 侯云林 张显艳 杨东辉

徐树贵 李春寿 张勋习 李甲才 张宝善 陈卫东 张  旭 魏军明 贺 明

冯润青 徐 晴 刘周元 唐富强 翟存远 亢晓峰 宋风行 陈永利 周建新

杨泽武 张小林 李新建 任曼君 段伟功 张美英 刘 虹 王利萍 李建章

马培宜 许 力 张秋霞 焦春贵 陈秀兰 储喜全 魏德君 陈胜利 张  坤

李晋生 淡淑娟 韩一民 张 琦 刘欣荣 薛鹏斌 张凤霞 李武强 孙洋明

童 欣 刘建生 孙建设 惠世学 骆玉林 陈胜利 禹国富 查振琴 田佳宇

杨广田 杨裕翠 曹艳职 邓玉林 白小平 胡建文 蒋 强 孟庆鹏 李孝民

詹小清 樊红亚 李小利 陈亚平 张 桓 田国平 史卫宁 黄亮英 添 清

高群安 赵田平 郭 安 周 建 刘亚峰 陈一枝 侯小辉 张 惠 王院华

牛卫武 蒲 伟 牛功成 岳成权 周淑茹 王美丽 陈青华 史德明 赵 栅

杨明生 牛海峰 都庆杰 李德志 李学锋 朱雄伟 孙玉华 王晓新 张秋霞

马晓劼 高 斌 尹  建 马利生 郑明亮 薛 刚 王 迪 李贵生 刘国芬

白 萌 孟春祥 郭玉梅 李德喜 王春生 曹  刚 梁海平 马翅峰 裘  明

李德安 陈惠民 郭海瑞 邓 涛 方 越 张 涛 陈小芸 贾玉英 罗丹萍

徐 增 徐 磊 王 伟 王 文 刘武军 王竹凯 邱 林 王春亮 周红红

张淑会 白俊涛 李桂花 张相列 金成柱 张列霞 康金生 赵俊良 周 洁

程建云 刘风蕊 郭 娜 王舒文 王志礼 杨林枫 张立伟 徐文英 张清会

宋腊梅 高东华 黄泽同 常 毅 吴 超 李王军 石 帅 王海刚 马小永

邵 阳 杨 静 罗木清 聂玉颉 刘兰亭 王军政 邵利民 李 娟 王景学

王三柱 王 陈 李 娜 铁 刚 郭喜英 韩 猛 李桂花 杨少伟 张艳青

郭小军 李 艳 于月利 王 军 张 磊 朱明旭 李永石 穆国超 孙学军

韩 晶 李春花 张亚娥 穆欢怡 李建民 李世勇 赵 远 李光跃 陈佩佩

张元花 陈 婷 李玉花 侯旭辉 周军平 刘建斌 党宏维 卢建勇 邱  岚

查斯芳 原 文 安如海 单维有 量策天 高建雄 薛伟详 张芝瀚 王录峰

贾子龙 杨锦竹 郝 静 计恩剑 汪 悦 邵小军 安致敬 吴彦峰 王  工

邓莹莹 曹春开 李荣花 陈士新 陈云雁 黄 硕 陈 一 陈弓千 王万彬

伊万福 要俊晖 张 兵 单 满 苏 强 刘玉刚 文西平 叶安君 曹 宇

耿亲君 曹清明 李 颖 薛有利 王志礼 张远远 杨进忠 吴剑伟 屈文杰

范同领 李 平 安中国 联 利 解成宁 范 琳 宋明君 于祥生 崔瑞文

杨一卓 董 波 张海洋 王永勤 孟永超 杨 哲 赵清清 刘炳印 彭树德

衡兆杰 杨海龙 王 渔 王海涛 王友民 崔喜雨 曹乃新 王志敏 朱学东

李培华 王永德 苏利刚 汲长军 王 凡 许兆伟 张 昊 耿 水 刘献华

李江涵 马文刚 孟晋宇 高宗华 刘 涛 马 玲 蔡晓军 孟庆仁 薄文峰

武志刚 赵乐风 王洪生 张 鹏 李 力 马志远 丁录东 袁增成 张 明

李爱亭 王新建 黄春生 翟 帅 崔运宏 田家浩 姜海涛 王京城 杨 彪

薄文峰 常 青 沈全修 郝建平 赵 峰 尹明恩 孟庆成 郭俊亭 王春霞

彭齐亮 张 建 陈焕贞 王新东 范勇征 魏司法 张立光 刘秀静 刘庆华

魏启瀛 孙功臣 王永德 王 文 李伟臣 温孟泉 周天生 苏家祜 郭英新

冯  杰 孙剑君 蔡晓军 李海涛 秦金玉 刘锋军 吴春霞 刘兴民 郝  丽

纪照林 朱学东 陈  勇 刘传国 王  尧 陈  恒  王法钊 萧 涵 刘锐军

王卫华 孙雷明 侯玉涛 信敬丽 李秀芝 马克东 侯绪安 信敬苗 房爱彬

尹国明 张春宁 李  力 吴诗峰 马 军 张 韬 金成柱 刘亚东 魏 伟

孙为昂 邵长征 张化伟 刘兴西 陈 鹏 于明涛 庄 华 牛祥玉 于生龙

陈熠林 闫建文 任凤楼 王士友 胡艳花 周家喻 黄 廉 邱开全 吴如辉

汪启信 苏中联 范庭贵 贾理江 闻德才 唐 武 朱 江 张长元 徐 福

陈明杰 宋少奇 万 英 王昌芬 钟琪男 皮素兰 蒋地金 信 普 周永发

陈辉伦 戴天祥 李向阳 邓新华 喻素碧 雷中午 朱 超 廖 平 李昌益

杨长生 李光才 李和平 喻大全 李军平 彭 强 彭 勇 任思成 李 园

王汉东 何蝉玲 王天恩 肖昌驰 涂 星 韩 真 谢英富 乐 松 徐传弟

何 懋 袁世新 夏 波 袁小雨 但 庆 刘 渝 陈小明 赵双双 徐雪衫

李 然 方 惠 扈来明 李纯朴 宋红春 汪海英 熊  炬 张有勇 李   正

何启荣 杨  丽 唐仁义 唐 工 杨志成 邓永刚 董南生 吴云龙 许记鸿

张  贺 郝红卫 宁明礼 章春宝 郭玉宝 张明昌 张付友 张旭东 李文采

王长久 杨德云 李俊森 唐玉兰 张 青 王 刚 晋清胜 江桂方 李永兰

郭玉印 金致君 侯小强 郭育安 张敬忠 张  龙 吕 飞 张红战 欧兴亮

卫同德 苗天法 张正全 吕明亮 倪自成 卫乃积 杨 铎 程连直 李善文

张奇惠 常 国 吕善德 赵宗俊 高复兴 苗兆华 赵文武 王群再 王汉生

王 科 杨材端 王宣礼 卢登高 李中伟 张善敏 康法祥 范江义 李中华

张 伟 任志扬 赵双成 王李正 张国战 李孔明 苗新华 胡月中 侯红军

侯米灵 李 多 张小平 崔丙仁 翟自成 李振全 赵文忠 秦战富 卢宇祥

王建江 韩庆烈 孔 刚 程小福 侯现中 陈立红 李松华 范修德 苗天虎

李士杰 王世兴 王洪州 王英姿 贺棣忠 杨林山 卢战员 郜存纲 柴祥正

苗保定 侯小柱 王生富 郝五洲 齐勤丰 姚建设 苗红正 翟振京 左中强

王 建 孔庆成 刘曙滨 曹鹏远 孙玉忠 韩者丰 郭 俊 辛西平 袁艳玲

孙惠成 冯杰员 唐苏曼 张旭光 单满路 张希绍 卢一涛 董一阳 侯晓丽

陈金鹏 卢小训 杜志民 师秀花 马海英 刘 靖 苗丽霞 王 飞 张 兴

李天明 王 伟 林国禹 王 骁 戴立华 孙功臣 贺朝晖 怯俊豪 尹 龙

贾瑞明 蔡 铭 杨杰锋 王伟生 郭宇盼 孙小荆 王超力 邓 鹏 肖龙友

庞小军 马 玲 李锡中 张 翼 骆玉涛 郭宏义 宋昌发 王彦刈 王超力

魏占东 王新义 沈新国 王晓东 曹新山 陈 实 刘本锋 田兴怀 朱小敏

孙礼安 黎永岗 陈红飞 金云山 余祀平 胡志强 田忠国 何  沁 李同国

王双玉 梁海平 刘立文 喻德华 孙寿慧 林道民 李德进 王佳芳 陆健惠

王兰玲 李建华 宗晓新 姚宏升 陈 华 刘汉文 顾海荣 田黄石 刘 钧

梁 平 欧玉华 张 蕾 张 进 王玉柱 陈 军 刘庆忠 毛 勇 郭岗云

王国建 孙玉梅 苗先凯 马 英 王 伟 徐道芳 赵 磊 朱明熙 巫 峡

柳成湘 鲁保林 肖 斌 易 淼 刘一锋 左志博 张朗朗 高  峻 周永贵

肖 磊 李渝生 王长林 聂晓萍 杨晓兵 朱  文 成 瑛 马梦菊 王小勇

张 彬 陈 军 高 军 王萍萍 林 伟 向友林 邵新伟 徐夏零 唐 翔

易彬青 庞 娟 江 涛 唐 庆 高 飞 王 虹 胡 全 旷先橙 彭家治

侯振东 贺学成 陶文君 王 波 钟世明 赵永建 田 峰 戴文斌 金国玉

李 晴 曾桂香 张 磊 吴龙虎 佘崇文 刘 善 蔡社昌 胡永晖 叶献良

包文朴 叶良道 逯元华 王建国 熊海泉 章丽君 吕 忠 谢建斌 周晓军

林 波 吴中秋 艾 军 李鸿兴 王铁林 谭 云 陈哲惠 陈 敏 曾红军

肖家伟 王 业 核钢涛 王 利 范凌桦 周春燕 张永海 王迎新 王志平

柴一博 李春广 张  明 刘丽英 王勤超 王荣霞 孟小群 李秀君 赵剑斌

贾晓宁 宋  英 倪维礼 杨振伟 李  锐 包富强 路玉红 何树凯 王淑华

李  静 钟伟力 盛桂珍 顾世伟 王  福 李  元 刘珠琪 董卫国 陈万全

  2018年12月25日

  联系人:杨晓陆 电话:13001230380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反对单方面自弃主权完全开放银行业  八百余爱国人士联名提交《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修改意见
反对单方面自弃主权完
为什么古代的农民起义几乎没有胜利的?
为什么古代的农民起义
火热的韶山,沉默的媒体
火热的韶山,沉默的媒体
联想和华为的1994年
联想和华为的1994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